武安钢铁产能扩容考察

kaiyuncom 

编者按/ 过剩的钢铁产能让国家相关部委几次联合下发“铁腕”淘汰令,但钢铁产能却出现了越淘越多的现象,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的钢铁产能为7.2亿吨,2010年达到7.7亿吨,到2011年,这一数字将超过7.9亿吨,而市场需求只有4.7亿吨,过剩2.2亿吨。钢铁落后产能为何越淘越多?河北邯郸的武安市钢铁企业乱象或能给予答案。河北武安市是全国知名的钢铁重镇,2010年武安市年产粗钢产量1700万吨,这里分布着近20家大小不一的钢铁企业,是粗钢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同时,武安也是国家历次钢铁落后产能调控、淘汰的重点对象,但国家的调控政策在武安似乎已经“失效”,武安的多数中小钢铁企业并未在调控政策中受到影响,反而利用调控政策扩张产能,拔掉小高炉换上大高炉,这里的钢铁产能一路狂飙,《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这里多数钢铁产能未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河北武安钢铁企业为何会出现这般乱象,违规产能为何如此之多?近日,记者深入武安,一一解析。

正午时分,在河北邯郸武安市鑫山钢铁公司大门口,下班的工人纷纷从大门涌出。不少人一出厂门就大口呼着气,似乎想把一上午吸进肺里的粉尘都呼出去。

鑫山钢铁公司位于河北武安市磁山镇,由于矿石资源丰富,仅这个镇上就有3家钢铁厂,整个镇子几乎都处在钢铁厂的包围之中。

武安市是河北邯郸下属的一个县级市,拥有18家民营钢铁企业,2009年的钢产量是1636万吨,占全国第一钢铁大省河北省钢产量的十分之一。钢铁企业对武安市GDP的贡献率高达70%,仅钢铁主业从业人员就占当地人口的10%。武安在河北素有“钢铁重镇”之称。但由于中小钢厂众多,产能严重过剩,在国家历次钢铁产能调控中,武安不仅是河北更是国家有关部门重点监管的对象。

在国家严控钢铁产能的高压之下,近些年武安确实淘汰不少落后产能,但另一方面,也有众多钢铁厂因利益驱动顶风而上,一些钢铁企业通过改造旧炉的手段扩充产能,甚至还出现企业“假整合”,抱团规避政策的现象。

从邯郸到武安的路上,十几座钢铁厂的高炉耸立,冒着浓浓的白烟,天空犹如被蒙上了厚厚的白纱,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一辆辆满载煤炭和钢材的货车在路上呼啸而过。

鑫山钢铁公司始建于1989年,1990年10月投产。在工信部2010年颁布的175家炼铁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其赫然在列,鑫山钢铁公司要被关停的是一座230立方米高炉。

据武安市政府网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时鑫山钢铁公司只有128立方米、230立方米、320立方米的高炉三座,以及一个焦化厂。2008年后,该工厂将其中一高炉扩容改造达到近600多立方米,而这种扩炉正是国家明文禁止的,因为高炉扩容属于产能扩建,新扩建产能就必须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核准。

根据2005年7月国务院发布《钢铁产业政策》规定,各地新增生产能力要和淘汰落后生产能力相结合,原则上不再大幅度扩大钢铁生产能力。同时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容积3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公称容量20吨及以下的转炉和电炉。针对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产能低水平过剩突出的状况,该政策还特别强调,华北地区要重点搞好兼并重组,严格控制钢铁生产厂点继续增多和生产能力扩张。2009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文重提落后产能淘汰。要求钢铁行业必须在2010年年底前完成淘汰3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产能和20吨及以下转炉、电炉产能。

而在去年6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大节能减排力度加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的若干意见》,其中又提及“2011年前不再核准、备案任何扩大产能的钢铁项目”。

至于鑫山钢铁公司产能扩容是否获到国家发改委的审批,记者向该公司总经理何鸿兵询问时,他表示对此情况并不知情,当时扩容是哪个部门批准的,确实弄不清楚。

同时,他还表示,在武安有许多企业300立方米以下的小高炉都改成了400、500、600立方米以上的高炉,“如果这些高炉按规定关闭的话,企业就没法儿活了。”他说。

而武安发展改革局工业科科长马禄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武安对淘汰落后产能工作十分重视,但不排除部分中小钢厂变相增产扩能的情况。

随后,记者联系了河北省发改委求证鑫山钢铁扩产能是否经过审批,但相关人士也表示不知情,对国家发改委的求证,也获得同样答案。

武安另外一座大型民营钢铁厂文安钢铁集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该钢厂原先就只有540立方米高炉两座,320立方米高炉一座,230立方米立高炉一座,50吨炼钢转炉两座,35吨炼钢转炉两座,年生产生铁产能为120万吨,钢坯120万吨。但为扩大产能,2008年后该厂又上马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生铁年生产量一下扩增到200万吨,2009年该厂又筹备兴建了一个年产60万吨冷轧电工钢板项目。

除此之外,还包括武安鑫汇公司、裕华公司、明芳公司、金鼎重工等其他一些在武安比较知名的钢铁公司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扩产。

本报记者通过武安市发改局了解到,去年11月25日,武安先后对7家企业8座高炉等违规产能建设项目进行封存。这些高炉年产在几十万吨左右,其中就包括鑫汇公司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裕华公司两座1080立方米高炉、文安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明芳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烘熔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金鼎重工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广耀铸业一座800立方米高炉。“这些高炉很多都是为避免被淘汰从小炉改大炉建成的,但这些被封存的高炉只是冰山一角,类似扩容的高炉还在大量生产,并未获得发改委的审批。”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对于这位钢铁企业负责人所述情况,记者向马禄昌求证时,其拒绝回答。而武安市发改委局局长翟增军也拒绝回答记者任何问题。

“被国家和省里‘指名道姓’的高炉确实关了不少,但与此同时,变相扩产、改造扩炉的现象,正遍地开花。而这些扩产都是违规产能,都属于钢铁‘黑户’。”河北武安一家被关闭的钢铁厂负责人表示。

据马禄昌透露,根据武安市的“十二五”规划,武安钢铁产能预计“十二五”末将增加到2200万吨。而去年年底,武安地区共计拥有钢铁产能将近1700多万吨,这也就意味着未来5年,武安还将新增500万吨产能。

“钢铁是武安的支柱产业,对于一些小钢厂违规上产能不经过审批的事情,武安地方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河北某大型钢铁企业集团的高层表示。但对于这种说法,武安地方官员并不认同,“未批先建,这在钢铁业属于普遍现象,一方面为了发展,一方面还要承受国家调控政策带来的压力,很多看似违规的现象也不单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武安地方政府官员如此表示。

而记者调查了解到,为了避免被国家政策“调控”,河北省开始出现民营企业抱团规避政策风险的现象,“钢铁重镇”武安也不例外。

早在2006年普阳钢铁、文丰钢铁、文安钢铁、明芳钢铁、新金钢铁等12家武安当地知名钢铁厂组建新武安钢铁集团,而组建前这些钢铁厂大多是年产能100万至300万吨的中小民营钢厂。

但组建后,新武安钢铁集团产能迅速扩大。根据中钢协统计的2009年国内粗钢产量前十强名单,新武安2009年粗钢产量1671万吨,产能位列全国第八,生铁和钢材产量分列第八及第九位,三者的增加值仅次于鞍本集团、河北钢铁集团,位列第三。

尽管这次整合是政府推动的,但整合后企业之间仍然各自为政,不涉及股权和人事的整合。

“规模大的产能100多万吨,小的产能几十万吨,产能标准一直在国家调控生死线的周围游移,随时可能成为调控对象。除了搞联合,新武安别无出路。”新武安钢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称。

而在新武安成立之后,下属企业之前都存在的节能减排和产能过剩问题并没有得到改变。

在河北省2008年上半年没有按时完成的66个减排项目中,新武安集团下面的文丰、明芳、普阳、元宝山、新金钢、鑫山、兴华等几家公司都在其列。

2009年度邯郸市的考核中,新武安集团下属的裕华钢铁、新金钢铁公司又因为节能技改支撑缺口大,节能目标落实不到位,淘汰设备仍在运行,能耗指标不达标而被列入节能考核后进企业名单中。

关于新武安集团的整合,这几年武安市政府一直在推动,但鲜有实质性进展,各个公司其实都还是独立经营。

新武安的办公地点位于武安市文安钢铁集团的办公大楼里,在位于5楼的办公室里,其董事长办公室大门长年关闭,办公室里只有新武安钢铁集团审计部、财务部一些工作人员办公。而现任武安市钢铁企业联合会会长兼新武安集团董事长的万喜何,此前更曾长期担任武安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

“组建后并没有真正实现人财物、产供销一体化等实质性整合,只是建立了基本框架,实现了统一规划、统一调度。”上述新武安集团一位内部人士称,董事长实际上是个闲职,一般很少来这里办公。

而武安市2009年和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及了关于推进新武安集团整合的工作,在201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清楚指出,“在已组建‘新武安钢铁集团’的基础上,统一申报项目、统一原材料采购、统一备品备件供应、统一产品营销、统一矿山勘探,加快集团由‘松散型’向‘紧密型’过渡。”

“新武安实际上就是‘假重组’,仅仅是为了规避政策风险。”一位了解新武安集团的知情人士表示,“由于一些民营企业在建设钢铁项目时并未经过国家批准,现在政府正在严查‘黑项目’、‘黑户口’,也不排除一些企业通过这种方式寻找到项目合法化的保护伞,而一旦政策放松后,依然拥有控股权的民营企业很可能依然选择各自为战。”

本报记者于3月26日致电新武安集团,询问重组的进展,参与重组的新金钢公司一工作人员表示到目前为止,新金钢一直在独立运营,而万喜何在接通记者电话之后,表示对于此事以后再谈,并匆忙挂断电话。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